当前位置:逆战逆刃奇闻溥仪家族提出申请 末代皇妃将与溥仪合葬
溥仪家族提出申请 末代皇妃将与溥仪合葬
2022-09-23

工作人员小心地擦拭装有谭玉龄骨灰的瓷罐

爱新觉罗?溥仪

谭玉龄

我为了表示对婉容的惩罚,也为了有个必不可少的摆设,我另选了一名牺牲品谭玉龄,她经北京一个亲戚的介绍,成了我的新“贵人”。

——爱新觉罗?溥仪 末代皇帝溥仪,现安葬在河北省易县清圣陵附近的华龙陵园,一直是“孤家寡人”。近日,在伪满皇宫博物院收藏了11年的末代皇妃谭玉龄骨灰,由溥仪家族提出申请,在9月2日领回,将与溥仪合葬。伪满皇宫博物院研究员王文锋,向记者介绍了末代皇妃谭玉龄的坎坷一生。

年轻的她

谭玉龄出身满族贵族,原姓他他拉氏,辛亥革命后按“音转”关系改姓谭。1937年初,被介绍给溥仪时,她才17岁,正在北京的中学堂里念书。

今天,我们还能从伪满皇宫博物院收藏的照片中,清晰地看到当年谭玉龄少女时的模样:一个满脸稚气的初中女学生站在花园中的“月亮门”前,梳着齐脖短发,穿着上世纪30年代流行的短袖旗袍,白晰的脸上微露笑意。

照片的背面,是溥仪亲笔写下的几个字:我的最亲爱的玉龄。字体工整而秀气。

入宫受封

按祖制规定,清朝皇帝的妻妾分为皇后、皇贵妃、贵妃、妃、嫔、贵人、常在、答应8个等级。谭玉龄进宫后被册封为“祥贵人”,溥仪立命腾出原为召见室的缉熙楼一楼西侧几个房间归她使用。在谭玉龄的卧室中,南窗下摆着一张双人用沙发软床,床前挂着芭蕉叶式的幔帐,靠北墙放着一张赐宴用的小桌。布置典雅、大方。

死因成谜

谭玉龄死于1942年8月13日。她的死,在当时就是一个谜。有说“伤寒”者、有说“膀胱炎”者、有说“感冒”者,还有说是消极治疗所致、有说是错用药毒死的。就此,还生出关于“谋杀者”的动机等等传言。王文锋研究员认为,种种说法只能是猜测,现在看来,已是无法解开的历史悬案!

隆重葬礼

祥贵人谭玉龄的丧礼极为隆重,整个长春市无人不晓。到了这时,许多老百姓才知道皇上还纳过这样一位贵人。

谭玉龄死后,溥仪追封谭玉龄为“明贤贵妃”,并择定“吉日”举行了“册封”仪式,亲自书写了“封谭玉龄为明贤贵妃”的谕旨。载涛从北京赶来主持丧事,溥仪又命家族和亲族人员载枢、毓?、裕哲、恒润、润良、赵玉抚等为灵前穿孝人员。

王文锋研究员向记者介绍,整个葬礼过程中,尽显皇家风范。如“奉移”时的队伍,依次是:警卫(双行)、喇嘛和尚、册亭、宝亭、奉送者(双行)、影伞、都盛盘(双行)、提灯(双行)、大升(两旁警卫)、内廷奉送者(双行)、警卫。

数以万计的长春人围观了这“奉移”盛况,抬灵人大部分是身材魁梧的河北沧州人。一起灵,便在前杠上放一摞银洋、两碗白酒。其前有一人敲木鱼领步,数十名抬灵者走一个步点,一板一眼,毫无错乱。因此,前杠上的银洋不散,白酒不洒。

谭玉龄死后先停灵于西花园的畅春轩,9月2日“奉移”厝于般若寺,而且一直安放到伪满垮台。在这个长时期中的祭祀,称为“暂安所祭祀”。

溥仪在逃亡中,甚至被俘后,也没有忘记停在长春般若寺内的谭玉龄的遗体。他始终保存的纪念品,就是本文开头时提到的那张背面写着“我的最亲爱的玉龄”的照片,他把它藏在皮夹子里贴身保存着。

骨灰“归位”

1945年10月谭玉龄遗体火化后,骨灰运回北京,安放在溥修南官房的住所小东房。溥仪特赦后,便把谭玉龄的骨灰盒接到自己家里。

王文锋告诉记者,特别值得一说的是,溥仪让当时的妻子李淑贤看过谭的照片,却没告诉她还有骨灰的事。有一次,李淑贤在溥仪存放杂乱物品的小屋里看见一个木匣,就问溥仪是什么,溥仪告诉她,是谭玉龄的骨灰。

后来李淑贤经常做梦,有时竟吓出一身冷汗,连褥单也湿了。溥仪这才决定把谭玉龄的骨灰盒送到侄儿小瑞(毓?)家存放。

1994年毓?先生乔迁新居,经过慎重考虑,有关单位和部门也有收藏谭玉龄骨灰的愿望,毓?先生几经思索,最后将谭玉龄的骨灰存放在伪满皇宫博物院,谭玉龄的骨灰被精心收藏至今。今年9月2日,骨灰被领回,将与溥仪合葬。